幸福宝app最新下载

未分类 / 2021年11月14日 /

“这个桶要封好,不然的话,开车的路上抖啊抖,小龙虾又跳啊跳,一不小心跳了出来,它就会找一个角落躲起来,躲在一个你看不见的缝隙里,直到过几天被饿死。”楠哥一边神神叨叨的念着,一边用保鲜膜将桶口一层层的封起来,“然后等你来开车的时候,就闻见一股恶臭,你到处找,找啊找,找啊找……”

“槐序鼻子很灵。”

“别打岔!”

“好的。”周离顿了顿,“这样不会把小龙虾全部捂死吗?”

“我剪刀用来干嘛的?”

“剪保鲜膜的。”

“可不可以用来把保鲜膜戳几个洞?”

“不知道……”

“你啊你……傻子一个!”楠哥白了周离一眼,这个人智商太低了,以后很可能会污染她的基因。

“……”

“傻子傻子傻子……”楠哥继续念叨着,她随手将处理好的桶搁进周离的后备箱,里面传来一阵龙虾爬动声,又开始处理其他的,“你就把你和槐序这桶带回去就行了,他们三个由我送回去。”

“哦。”

雪纺妹子甜美又清秀

“回去赶快吃,不然要开始死了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“楠哥,我们把桶都带回去了,爷爷奶奶用什么?”江寒问道。

“桶又不值钱。”

“好吧~~”

等楠哥那边也收拾完毕,周离等人开始和爷爷奶奶及二伯道别致谢,顺便推掉爷爷奶奶非要塞来的自家腊味。

上了车后,周离还听爷爷奶奶站在旁边喊:“下次又来玩啊!”

他自是乖巧的答:“好。”

下一次,大概是打谷子搬包谷的时候吧?

在爷爷奶奶满面笑容、慈祥的注视中,周离发动了车,从门口驶上公路。

后视镜一看,楠哥跟了上来。

他便踩了踩油门。

槐序将副驾驶的座椅靠背调整得很斜,他翘着二郎腿近乎于半躺,嘴里还叼着根牙签,含糊不清的说:“楠哥不是有个厨艺很好的……几爷爷来着?怎么没见他。”

“身体不好,在医院住院呢。”

“这你都知道?”

“我帮你问过的。”

“嘿嘿,算你还讲点义气……”槐序说着顿了顿,“但是我还是想吃小西瓜,也要切成两半用勺子舀来吃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猜我回去之后第一件事是做什么?”

“买小西瓜。”

“错了。”

“买勺子。”

“家里有勺子。”槐序又想了想,“而且这个不用买,我可以随便找个地方借一把,用完了还回去就是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继续猜啊。”

“请勿和驾驶员攀谈。”

“我要变成一个超级无敌漂亮的大姑娘!!这几天一直用这个模样,我都憋坏了!”

“……”

怎么会憋坏呢?周离是理解不了的,在他的思维中,就算有一天他拥有了槐序的能力,可能也会和槐序相反——他会觉得变来变去的很麻烦,没有特殊需要,他可能会一直用同一个模样。而槐序似乎一直觉得自己长时间保持同一模样是件很难受的事情。

怪癖!

周离不再和他说话了。

忽然,槐序的手机叮咚一声。

“咦?”

他有些惊讶:“楠哥不是在开车吗?怎么给我发了条消息。”

接着手机中传出楠哥的声音,混杂着汽车行驶的风噪:“你们俩怎么回事啊?怎么开这么慢?”

槐序扭头看周离:“怎么回?”

说完他把手机递向周离:“你给她解释好了,我帮你录音。”

“不用回她。”

“倏!”

发送成功的声音。

槐序收回手机,眨巴着眼睛。

……

这几天天气都很好。

阳光正好从副驾驶那方照过来,照得人昏昏欲睡。

窗外的云团很低,有些遮住了阳光,在连绵青山间形成了对比鲜明的色彩——有太阳照着的区域就是明亮的青翠,云下的地方则是被阴影笼罩着的墨绿,路是同一条,风光却不一样。

江寒起初还扭头看着窗外风景,后来实在是太困了,便眯起了眼睛,应该是中午吃了太多饭的缘故。

窗子只开了一半,风吹得她头发乱飞,但仍无法磨灭她的睡意。

她的身子往边上歪着,头也偏着,一点点的往窗边倒,直到脑袋挨到玻璃上,只一瞬间,玻璃的颤抖化作急促的哆哆声,将她惊醒。

她觉得有些口渴,刚想拿水,却听见几道奇怪的声音——

“biubiubiu~~”

江寒茫然之间扭过头,看向楠哥。

顺着楠哥的目光,她往斜上方看了眼,只看见一座青绿的山,整片山都是一个色彩,唯独半山腰上有着一栋白色的房子。

似乎察觉到了她的目光,楠哥飞快的看了她一眼,向她解释:“刚才我已经用意念激光炮将那栋房子炸掉了!”

江寒拧开瓶盖,喝了一小口水。

将瓶子放回原处。

调整了个舒服的位置,闭上眼睛。

继续睡。

……

回雁城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,但是周离为了槐序的安全着想,开了两个小时。

据说家里只有团子。

姜姨和老姐妹逛街去了。

老周出去讨生活了。

祝双回学校上课了。

祝冰据说前天就回锦官了,下次再见到她应该是两年后。

周离提着桶开门,立马听见一阵节奏轻快的脚步声,一只小白猫很快出现在他面前,仰头看着他——

“团子大人一听你的脚步声就知道是你回来啦!”

“我也是。”

“你也听得出团子大人的脚步声吗?”

“很容易听出来呢。”

“是这样喵!”团子兴奋起来,她的兴奋点总是很奇怪,“你提的什么?”

“小龙虾。”

“团子大人知道小龙虾!团子大人吃过!”

“这可不是普通的小龙虾……”

周离一边用一个大盆将桶里的小龙虾倒出来,一边将早就预想过的话给团子说了一遍,说着说着,他已坐到了沙发上,而团子便仰躺在他大腿上,一双眼睛直直盯着他。

他描述得引人入胜,团子亦听得津津有味。

“喵!!”

“是的,连槐序也受伤了,当时的情况就是这么紧急,不过我们最终还是打败了那只妖怪。后来它为了让我们绕过它,把这些据说是很珍贵,吸天地灵气和日月精华的超级小龙虾献给了我们。”周离说到这里不由埋怨的看了槐序一眼,“本来我是不想收的,我要匡扶正义,但是槐序经不住小龙虾的诱惑,他说这是全世界最好吃的小龙虾,所以就收下了。”

“那只妖怪就跑掉了吗?”团子眼睛发光。

“对的。”周离想了想,又问,“团子大人看出这些小龙虾里的玄机了吗?”

“玄机……”

“槐序说这里面玄机很深。”周离并没有给团子解释玄机的意思,“要很厉害的大妖怪才看得出来。”

“团子大人当然看出来了喵!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周离一边点着头一边捏着团子小脚的肉垫说。

“团子大人一下就看出来了!”

“团子大人真厉害。”

“团子大人真腻害。”

“……”

槐序很懒散的坐在窗台上,时不时瞄一眼这两个幼稚鬼,但是并不吭声,他手里捧着半个西瓜舀着——这是周离在半路上给他买的,用作封口费。

姜姨率先回来。

其次是老周。

祝双下了晚自习才回来。

周离从他身上看到了一身疲惫,是自己曾经的样子。


Tags :